chili coding 自留地

人生很长,你会遇到很多人


“其实理论上,我不是直接的受害者,我只是个旁观者,最多也就是站队了而已。但是,还是受伤了。挺难受的。”

“有多难受?”

“刚开始的时候,非常慌乱,感觉信仰都没了,心里空落落的,因为我特别特别喜欢的那个写手搁笔了。当然,这种失落肯定是不能持续太久的,因为我还有我自己的生活要继续,也不能一直沉浸在里面。”

"所以你,还是很理性,分得清主次。"

"但是,只要一静下来,脑海中就会不由自主地蹦出这件事,各种焦虑的意识不可控地向外伸展,层层叠叠地结成网 。"

"你刚刚说你不是直接的受害者。那那位首当其冲的人的感受是什么样的?你们有沟通过吗?"

"他比较豁达,没事人一样,退出声明的议论文也是妙笔生花,让人拍案叫绝,还说写完退出声明后感觉超爽。可能是真的想得很通透吧,也是见过大世面,懂得大道理的人,真心觉得跟小屁孩没啥好计较的。但是,即使如此,心里一时半会儿的憋屈还是有的吧。"

“一时的情绪是在所难免的,这是人之常情,但是,释放了过后,就没事了。”

“我不理解的是,大家都是受过教育的人,为什么,平心静气地讲的道理,那帮人就是不听呢?”

“那些攻击的人具体的操作形式是怎样的?”

“他们也写小议论文,但是他们主要是对人不对事,大部分都是指名道姓地人身攻击。”

“他们的文章有可看之处吗?还是通篇都是不入眼的东西?”

“初始时,虽然腌臜的字眼特别多,但是至少还是在讲事情。一旦你针对他的质疑点有理有据地回应了,而且赞同的人还挺多了以后,他可能就会变得特别激进,开始大放厥词,也没耐心写议论文了,就只能写微博了,微博里的只言片语就真让人没眼看了,有一种急了跳墙的感觉。你如果还继续跟他正面杠的话,他可能会更来劲,因为正中下怀,这样他就能好好地刷一波存在感了。这种撕破脸的局面就难看了,明事理的人当然不会这样做。”

“所以,你们没再回应了对吗?这样的话,不就平息了吗?”

“嗯,当然,那些回应的人的回应都是最后一次回应,回应完了就退圈了呀。圈子就这样冷清了,然后就没了。”

“所以,你现在难受的点,其实不是你讨厌的人的恶意,而且你喜欢的人的离开?”

“嗯。像是失去了很宝贵的一笔财富一样。那个圈子虽然小,但是沉浸其中的时候,也给人一种百花齐放的幸福感。”

“江山代有才人出,各领风骚三五年。放心,人生很长,过一段时间,你又会碰到心仪的东西的。在这之前,也遇到过类似的很喜欢的人,对吗?”

“嗯,是的。那时候也是欢喜的不得了。后来也因为各种不可抗力,失去了或者放弃了。现在想想也觉得遗憾,不过却比不上当下的遗憾。毕竟,夏虫不可语冰,过去的痛苦都不算痛苦了。我也是短视的人,此时此刻能感受得真切的也只有此时此刻的心情,时间又是漫长而连续的,一秒一秒的滴滴答答,无法离散地跳跃,心情也如是。”

“嗯,需要忍耐一下,熬过去,切换焦点,慢慢的就淡了。换个思路,就算没有遭受这个,所谓的,变故,你喜欢的人还在写,他又能写多久,你又能喜欢多久? 人生就是如此,千里搭长棚,没有不散的筵席,最多三年五载,也就各人干各人的去了。随缘就好,不要有太深的执念。”

“嗯,我也是这样做自我心理建设的。跟你说这些,也只是想宣泄一下而已。你也喜欢红楼梦?”

“嗯,喜欢,小红真的是一个神奇的存在。”

“我也喜欢,还是回去看书好了。谢谢你。”

“不客气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我感觉到他回来了。虽然换了个马甲,可是那种熟悉的遣词造句是换不了的。”

“恭喜你。但是记住,得之我幸不得我命。某一天他可能还会离开,那时候就不要太沮丧了,要学会快速调整过来,不要沉迷情绪。”

“嗯嗯,知道啦。谢谢你。”


reply ( 0 )